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逆行者(十七)〗十年

信息来源: 时间:2020-03-16

十年

                ——记重庆市江津区中医院援鄂护士龚利

瘫痪在床的父亲,整日以泪洗面的母亲,年幼的妹妹,冰冷的各种仪器,这是龚利青春记忆中不愿翻开的画面。那年,她16岁,是长寿卫校1年级的学生。

突发的新冠疫情,不假思索的请战,星夜的驰援,战疫一线提交的入党申请书,这是一趟龚利引以为傲的征程。2020年,她26岁,是江津区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

受人玫瑰 手留余香

“虽然我家曾经历了不幸的灾难,但却遇到了最温暖帮助。”昨日,身在武汉的龚利在电话中和我说起这10年来的心路历程,言语间透着满满的感恩情怀。她说,当初读卫校,是母亲的决定,后来因为家庭突遭变故让她与素昧平生的医护人员们结了不解之缘。

2010年,龚利的父亲因为一场意外,导致高位截瘫。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父亲一倒下,全家就没了主心骨。

“当时我还小,虽刚刚就读卫校,还没深学太多医疗知识,对父亲的状况束手无策。”龚利回忆说,“那时我在长寿读书,每次给妈妈打电话,她总是哭,年幼的妹妹也没人照顾。”好在没过多久,就放了寒假,她便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责任。“那时,我最期待的就是医生护士来查房,因为护士们都很亲切、笑起来很好看,还经常和我分享好吃的。”龚利说。

“父亲住院后,母亲找了一份房屋中介的工作,因为医疗费和学费的双重压力,她总是起早贪黑,忙得跟个陀螺一样。有一次,我回家给父亲拿饭,在路上遇见以前的初中同学,便聊了会天。当我赶回医院,走进病房时,一股大便的热臭味扑面而来。我捏着鼻子走到病床前,看见一名年轻的护士在替父亲仔细地擦洗身体。又脏又臭的大便,她一点都不嫌弃,只是很仔细、很耐心地给我父亲擦拭、清洗。这一幕,让站在病床前的我感激万分。”这位护士姐姐是位正值花季的爱美少女,但做起这样脏和累的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也没有一句抱怨。这样的职业品德和素养,深深感染了龚利。就是从那时起,她对护士这个职业,充满了敬佩和向往。

虽然2012年,龚利的父亲还是因为病情危重辞世了。离院时,龚利没来得及和医务人员当面说谢谢,但这份温暖和感激,让她一直铭记于心。年少的她在心里暗暗许下心愿——“受人玫瑰,手留余香。我一定会回来,成为你们当中的一员。

答春光知有处

“为什么选择来江津区中医院?”

“这个医院对我和我的父亲有恩,我对这里有感情。”

这是龚利在应聘面试时,给护理部主任陈小娟留下的影响最深的一句话。

2013年,龚利卫校毕业后,入职重庆市江津区中医院。经过各科室轮转和严格的培训、考核后,她进入重症监护室工作。

“她平时话不多,但文静腼腆的她在工作中是任劳任怨、踏实肯干的榜样。”重症监护室护士长陈周静说。

“龚利超级会做菜,我以前单身的时候,常去她家蹭饭。她很善良,街上看到流浪猫流浪狗,都会去买东西来投喂。对病人也特别的好,有耐心。”龚利最好的朋友,外科护士李雪如是说。

“我喜欢她的笑,很治愈,让人感觉很温暖。和她一起搭班,脏活累活她都揽着做。”重症监护室医生刘灿梅说。

2020年,已是龚利在医院工作的第7个年头了。“干工作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任何时候,不能光考虑自己,要多想想别人。”母亲的教诲和青春记忆中的那份温暖和感激,让她一直保持着对护理事业的热爱和专注。 “能在江津中医院工作,把每一名病人护理好,用我的技术和服务回报和感恩,是最值得我满足和幸福的事情。”龚利说。

负责 光荣出征

“我没有结婚,家里还有个妹妹可以照顾母亲,没有太多牵挂,想在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尽自己的一份力。”这是龚利申请去一线时,对护理部主任陈小娟说的话。

2月2日,龚利作为第三批重庆援鄂医疗队的一员毅然奔赴武汉。她是江津区中医院派去的4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来到武汉后,龚利与其医疗队的同事们一起接受了专业的防护知识培训和严格的考核。三天后,他们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两个重症病区,开始救治工作。

进入隔离区,穿戴一次防护服至少要大半个小时,厚厚的防护特别容易让人全身出汗且疲惫乏力,鼻梁和耳朵常常被口罩勒得生疼。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避免破坏防护服,工作期间她不吃不喝,这是常态。

“相信很多护理姐妹都遇到过病人和家属叫我们服务员的情况,当时我还会纠正他们,请叫我护士。可这次,我就是护士服务员。”龚利笑着说。隔离病房里,龚利除了日常的密集护理工作外,还有擦汗、洗脸、翻身、拍背、排便、清洁等生活护理,此外还要为患者采买纸巾、拖鞋、鞋袜等生活用品以及分发家属送来的各种慰问品……一件件零零碎碎的小事情加在一起,做一天下来,龚利常常累得筋疲力尽。

“最暖心的,是在每天的工作过程中,总能听到病人们发自内心的说谢谢。那一声声的感谢,不仅仅是对我工作的认可,更是我工作的动力。这一刻,我更加明白,作为一名护士,救死护伤的使命是何其光荣,肩负的责任是何其重大。”龚利开心且坚定的说。

“写入党申请书是我想了很久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身边的党员医务人员们是我的榜样,我要成为他们的一员,和他们一起奋战一线。恳请组织收下我的入党申请书,请组织在战斗中考验我……”  一线工作半个月后,龚利将一封入党申请书,郑重地递交给了重庆第三批援鄂医疗队临时党支部。

问到她去武汉最大的感受,龚利说:“当我穿上那身白色战袍,我就是一名战士。当年,在我爸爸困难的时候,是医院的护士姐姐们给了我力量和温暖,让我知道护士这个职业的光荣和伟大。是国家、是医院培养了我,现在,正是我回报国家、回报医院的时候!”

十年很短,青春的记忆仿佛还是昨天;十年也很长,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努力奋斗、茁壮成长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天使。世界对她温柔以待,她对世界报之以歌当年接受帮助的她,将这份责任和温暖传递到了家乡、带到了武汉。